赵氏孤儿剧情介绍 赵氏孤儿案第4-6集分集剧情-看世界

赵氏孤儿剧情介绍 赵氏孤儿案第4-6集分集剧情

  手下将卑南的人头给屠岸贾送了过去,屠岸贾对程婴说,看来自己对于赵朔比他了解,程婴却说,赵大人对于他却不了解,而失去这次机会,赵大人再难赢他。屠岸贾答应放程婴走,程婴临走之前又去给夫人把了脉,开了一些安胎药。

  第4集剧情
  手下将卑南的人头给屠岸贾送了过去,屠岸贾对程婴说,看来自己对于赵朔比他了解,程婴却说,赵大人对于他却不了解,而失去这次机会,赵大人再难赢他。屠岸贾答应放程婴走,程婴临走之前又去给夫人把了脉,开了一些安胎药。
  韩厥和公孙杵臼去了卑南被害的现场,他们丝毫没有发现什么。公孙杵臼说,看来屠岸贾比赵朔大人略胜一筹,早就算出卑南会走这一条巷子,所以事先安排了手下将他杀死。而失去这次机会,想要搬倒屠岸贾就难了。临走的时候,公孙杵臼突然发现了脚下的那支飞镖。
  公孙杵臼正在磨剑的时候,兄弟向他来报,双槐嫂子已在高盂镇阵亡。程婴夫妇去了公孙杵臼那里,可是公孙杵臼却对他们大叫着,说自己这里容不下他们,同时把他们关到了门外。宋香对程婴说,公孙杵臼可真毒,当时竟然劝着赵朔要杀掉程婴。
  称公孙杵臼出门的时候,程婴夫妇偷偷的溜了进去。当他们看到双槐嫂子的灵位时,不禁愣了。此时程婴明白了,公孙杵臼不让他们进门,就是不想让他们知道此事,不想让自己难过。程婴夫妇给双槐跪了下来磕头。宋香向双槐承诺,自己今生一定会照顾好大哥的。
  公孙杵臼走了过来,程婴告诉他,自己欠他一条人命,所以自己这条命都是他的,随时都可以还给他。夜里公孙杵臼借酒消愁,看着他这样痛苦,程婴夫妇也为他感到心痛。
  夜里,屠岸贾去到了手下房音,向他问起准备的东西在哪儿?因为赵朔就是一条猛虎,此人不除,自己这辈子都睡不好觉。当屠岸贾看到那条计谋时不禁觉得不错--初三的时候国君要去练兵场……
  国君在练兵场练兵时,突遇三个刺客,追捕刺客的时候赵朔发现,那里面有一个地道,所以他建议国君不要再追了。国君下令,命赵朔七日之内缉拿那三个刺客。屠岸贾下令,杀掉那三个刺客,让赵朔永远都找不到他们,这样赵朔无法交差,这样皇上就会怀疑是赵朔故意放走刺客。
  公孙杵臼查过地道发现,这地道可以直接通往皇家车场的林外,如此看来皇家车场的官吏难辞其咎。赵朔想到了一个人--居威。赵朔明白,居威是赵克的手下,屠岸贾是想借国君的手对自己下手。
  因为城门被封,所以百姓们都闹事。韩厥已调来人马前来镇压。赵朔不同意韩厥关闭城门,也不同意他挨家挨户搜查刺客,因为这会对百姓造成不少的困扰。韩厥说自己之所以这样做,就是为了虚张声势,这样即使赵大人抓不到刺客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
  屠岸贾给夫人端去了三彭大夫开的药,可是夫人说什么都不喝,并说自己只喝程婴开的药。屠岸贾的管家且骓去请程婴给夫人诊治,此时公孙杵臼突然想到了一个破解屠岸贾毒招的方法。
  公孙杵臼要程婴对夫人下毒逼屠岸贾交出刺客,可是程婴却拒绝了。手下向屠岸贾禀告,是赵朔下令开城,是他下令停止全城搜查。屠岸贾心想,赵朔手下能人破多,就没有一个人能想出办法?
  公孙杵臼将且骓打下车,自己则驾车带程婴去找了一个人。公孙杵臼找到一个聋哑之人,向他索要雪片,以借程婴之手向屠岸贾下毒,可是程婴说什么都不同意。

  赵氏孤儿第5集剧情
  程婴去了屠岸贾府上,可是没带任何的东西。屠岸贾坦然自己猜错了,因为他觉得程婴给夫人看病,肯定会做些手脚,以要挟他交出刺客,可程婴却没这么做。程婴说自己只是大夫。屠岸贾质问他,如果哪天他不做大夫了会做什么?程婴坦言,会做他的敌人。屠岸贾很喜欢程婴的坦然。
  皇上车场遇刺之后,精神受到了打击,整日里睡不着觉。宋香提议让程婴去给国君看病。程婴给屠岸贾夫人把过脉之后说,夫人什么病都没有,只是多出去走走,多见见阳光便好了。
  赵朔说居威自刎,平息了国君的怒火,这才将捉拿刺客的期限放宽到一个月,可是这到哪里去找刺客呢?此时公孙杵臼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。
  程婴离开的时候屠岸贾亲自去问他,他质问程婴,真的不为赵朔担心吗?程婴却说赵大人府上食客三千,能人多的是,用不着自己担心。屠岸贾向他坦言,那几个刺客是自己派的,而现在已经把他们送到秦国去了。正当屠岸贾得意的时候,程婴说他也有一个弱点--目中无人。程婴断定公孙杵臼早晚一天会赢了屠岸贾,屠岸贾命人盯着公孙杵臼。
  宋香要程婴给国君看病,程婴却说自己看不好国君的病,因为他得的是心病。提起这其中的利害,宋香不禁非常的害怕。庄姬公主要带程婴去为国君看病,尽管程婴不停的推辞,可是公主依然带他进了宫。
  公主将程婴介绍给国君,当国君伸出手臂让程婴诊脉之时,程婴却告诉他,自己不在御书房为他诊治,而要去皇家练车场。国君生气的上前拿剑架到了他的脖子上,程婴毫不惧怕的告诉他,国君有能力杀一个医匠,却不敢去练车场,传出去令天下人耻笑。国君听到这些不禁同意去皇家练车场。
  到了练车场,程婴让国君先走走,之后他又请国君下令,让那些随从一律都退下。待无人之时,程婴让国君甩开胳膊大步走走,直到他们去了上次遇刺的地方。
  程婴带国君进入了地道之内,向他分析了此次刺杀国君的事情。此时国君明白了,居威是冤枉的,而且赵朔是最忠心的,所以国君下令,不让赵朔再查那三个刺客了。
  公孙杵臼把到满抓获了,他以此威胁屠岸贾,如若两个时辰内不交出那三个刺客,到满的人头落地。很快,三名刺客就被带到了赵朔的面前,他们也如实的交待了屠岸贾的罪行。
  赵朔命韩厥派重兵保护那三名刺客。程婴觉得,屠岸贾不会为了一个到满,而牺牲三个人的性命,所以他认为此事没那么简单。

  赵氏孤儿第6集剧情
  公主整理衣物,并对赵朔说程婴应该记首功,赵朔对公主说的也赞成,并说公孙杵臼应当首功,公主说分明是程婴的,并说程婴三言两语就说服了国君,赵朔说公孙先生首当其冲擒住了三明刺客,公主告诉赵朔说程婴医治的国君的心病,并切让国君再次相信了赵朔。并告诉赵朔国君明日会亲自审问刺客。并询问赵朔等收拾了屠岸贾是否就辞官,赵朔告诉公主他正有此意,并说韩厥现在可以独挡一面了,并说公主要生了,自己以后就好好的照顾她跟孩子,这时下人禀告公孙先生求见,赵朔前去相见。
  赵朔与公孙杵臼来到挤压牢房询问三个犯人的情况,并前去查看。并询问公孙杵臼还有什么顾虑不。程婴夫人权程婴不要想那么多了,并说赵大人都见过刺客,等明天审问过刺客屠岸贾就完蛋了。程婴分析屠岸贾交出刺客是有阴谋的。程婴夫人询问阴谋是什么。程婴说自己也不知道。程夫人劝程婴不要想那么多,明天审问过就一切都清楚了。
  屠岸贾告诉谋士图纸误差不出2寸,并告诉谋士说赵朔现在就在等他们去挖地道,看他们怎么去救人,并告诉谋士他现在就担心程婴,并说自己的这条计谋不错,但是还是留下了一个破绽,能看出来的就是程婴,谋士听后告诉屠岸贾说这事情需要夫人出面才能解决。
  程婴起床找公孙杵臼,说自己找到破绽了,到满就是破绽,并让公孙杵臼想绑架到满的过程,并说屠岸贾不会让自己的第一谋士就这样让公孙这么轻松绑来。程婴并告诉公孙杵臼他看病从来不会低估病情。公孙杵臼听后说自己在去看看三位刺客。公孙跟赵朔来看刺客,并告诉赵朔怕屠岸贾半路暗杀刺客,并让赵朔请国君到现在牢房来审问刺客,这样就不会让屠岸贾有机可乘。赵朔听取建议进攻面见国君。
  程婴早上对自己媳妇说,自己知道屠岸贾挖了一个大坑等赵朔跳进去,但是就不知道这个坑在哪里,程夫人进来告诉程婴外边来了很多官兵,程婴急忙前去查看,知道是屠岸贾带着夫人到来,急忙开门迎接,并迎接屠岸贾夫妇进屋。
  赵朔请国君前往自己府衙审问刺客,国君对赵朔说如果真是屠岸贾安排刺客刺杀他,他绝对不会轻饶,但是有对赵朔说,如果他诬陷屠岸贾,他也不会原谅赵朔。赵朔说如果是他的错,他愿意接受制裁。
  屠岸贾询问程婴也不询问一下自己的来意,程婴说屠岸贾不会专门为了他而来,应该是为了三名刺客的事情,并说大人是因为他跟公孙杵臼在一起住,过来找想探探口风。屠岸贾说他根本就不把公孙放在眼里,他只在乎程婴的见解。程婴说到满的被擒是故意的。并说屠岸贾布局就打算把三名刺客交出去,并说这三个刺客藏于府中对他还是有用。屠岸贾告诉程婴只要喝这杯酒就把事情都告诉他。
  国君来到赵府并见到三名刺客,并询问三名刺客是否屠岸贾致使他们刺杀他的,三名刺客一口否认是屠岸贾致使的,赵大人告诉国君三名刺客翻供,并拿来供状让国君看。三名刺客面对供状说他们是被屈打成招。并脱掉衣服让国君看到伤口。国君看后非常生气,并指责赵朔。
  屠岸贾把事情都告诉了程婴,并说他这次过来就是为了拉住程婴不让他早上出现赵府。程婴有询问屠岸贾这么大费周章的就是为了诬陷赵朔,屠岸贾告诉程婴绝对不会这么简单,要不也不会浪费这么好的棋子。屠岸贾告诉程婴他真真的目标是韩厥。就是为了折断赵朔的左膀右臂。程婴夫妇送屠岸贾夫妇离开。
  屠岸贾面见国君,屠岸贾知道自己别冤枉反而不生气,反而说是喜事,国君说把对刺客审理交给他,屠岸贾拒绝,说避免流言蜚语。并说让国君亲自审理。并给出计谋攻心。三名刺客在审理过程说,说出主谋是韩厥。国君听后让赵朔去请韩厥入宫当面对峙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本文由 看世界 作者:小小 发表,其版权均为 看世界 所有,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 看世界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文章来源。

发表评论